帐号登录
 两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社交帐号登录

李飞:分离主义引港走向死路

  • 香港商报
  • 2017/07/07 11:13
分享到:
  • 收藏
  • 12.0万

李飞表示,搞“港独”的人是要把香港引向一条死路,一条不归路。

李飞指出,搞“港独”的人是要把香港引向一条死路。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接受《紫荆》专访时,形容“港独”、“公投自决”、“城邦自治”等,是在香港搞分离主义,不管摆出多少条理由,最终都是对“一国两制”的破坏与否定。搞“港独”的人是要把香港引向一条死路,一条不归路。

“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目标已达到

李飞接受《紫荆》专访时表示,回归20年来,“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目标已经达到。一是实现了香港顺利回归,在以和平方式实现祖国统一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二是中央依照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行使全面管治权,并授权特区实行高度自治,香港保持了繁荣稳定。

他说,“目前,香港出现‘港独’势力,煽动‘公投自决’、‘城邦自治’等。在香港搞分离主义,不管摆出多少条理由,最终都是对‘一国两制’的破坏与否定。一国不存,何来两制?搞‘港独’的这些人是要把香港引向一条死路,一条不归路。”他强调,“一国两制”对国家、对香港都最为有利,中央必定会坚定不移地贯彻下去,香港社会完全可以放心。

李飞提到,《基本法》规定了回归以后中央如何管理香港的各项制度,很好地处理了“一国”之下的“两制”平衡问题。可是,香港有的人却总是错误地认为,“两制”是等量齐观的,把香港的资本主义与国家的社会主义相对立,以所谓普通法来曲解基本法、排斥国家宪法。

指部分人对释法存在误区

另外,李飞提到释法问题,他指,香港《基本法》第158条对释法问题作了明确规定,《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回归20年间,一共只作出过5次解释,所针对的都是宪制层面的问题。

比如“居港权”问题,涉及到中央和特区的关系;再如普选问题,涉及到香港特区的政治体制;又如补选的行政长官任期问题,这些都需要中央在适当时候作出解释,加以澄清。最近一次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更是涉及宪制层面的一个重大问题,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关系到特区政权机构组成人员的政治效忠。

他指出,部分人对释法存在误区,他澄清指,一个是香港有一些法律界人士,长期固守普通法思维,执意认为只有法官才能解释法律,而立法机关不能解释法律。

另一个是认为人大释法干预了香港的司法独立。他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基本法》第158条明确规定,《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法院的解释权也是全国人大授予的,被授权者不可能反过来限制授权者的权力。

矛盾归因经济和民生问题

李飞表示,近年来,香港一些年轻人有怨气、有不满,有人还把所有问题都归咎于行政长官不是普选产生,他认为这是不科学的。香港现在的矛盾是多方面造成的,说来道去,深层次的矛盾是香港的经济发展和民生问题。他指,要解决问题,光搞“民主”无法解决,要看到在国际经济大背景下,香港经济的内外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

对于经济发展,李飞指,2013年以来,国家推出“一带一路”战略,启动实施“十三五”规划,提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又为香港发展带来重大机遇。当前香港如果不抓住机遇,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而是听任“港独”分子整天搞这搞那,根本就是耽误工夫,不仅无助问题的解决,反而只会破坏香港社会的安定。所以,解决香港出现的政治争拗和社会问题,最根本还是要把经济发展上去。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