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登录
 两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社交帐号登录

香港卫视专访著名作家、甘肃省作协副主席雪漠

  • 香港卫视
  • 2018/07/25 14:55
分享到:
  • 收藏
  • 34.6万

第28届中国书博会在深圳举行,香港卫视邀请作家雪漠老师进行深度访谈。

◎记者:我们知道您有非常多的纪实文学作品也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您可以说下您作品中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吗?

●雪漠:记录一个真实的中国,定格一个真实的中国。小说也这样。比如我的“大漠三部曲”(《大漠祭》《猎原》《白虎关》)就定格了一个真实的中国,就是说那个时代已经消失了,但消失的农业时代在我的笔下得到了永恒。同样,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匈奴的子孙》《一个人的西部》,也是这样,定格了一个时代。我定格的这些时代,目前已经消失了。因为世界瞬息万变,一切都在消失,只有用文化和文学的定格,才能把时代的变化忠实记录下来,告诉历史,有这样一个时代。虽然它消失了,但在作家笔下得到了定格。这也是艺术和文学的重要价值之一。

◎记者:您的作品中会涉及到真实故事吗?比方说您的童年,或者青年时的成长经历,还是完全架空的呢?您是怎样描写这些故事情节呢?

●雪漠:比如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野狐岭》,它源于一次真实事件,是历史上的一次农民起义。同时,写这本书时,我采访了大量的骆驼客和驼队。目前,采访的很多老人已经死了,那段历史也消失了。但因为我的采访,这些人物与生活就在《野狐岭》中定格了下来。但《野狐岭》又不仅是采访实录,它是一种创造,是作家对现实生活了解、提炼后的艺术创造,它构建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同样博大复杂,但又超越了现实世界的世界,这个世界叫艺术世界。所以里面的材料可能来源于现实,但它写出来之后,变成了一个生命体,非常类似母亲和父亲因为爱的结晶生下的孩子,他有母体和父体的基因,但他是另外一个独特的生命,艺术作品也是这样。

◎记者:我看到您在推广书展活动中,非常推崇家庭阅读的氛围,您还说读书是一个良好的习惯,希望大家每天都有这样的行为。您为什么对读书情有独钟,并且想把它推广到每一个家庭中呢?您为什么非常热衷这件事?

●雪漠:因为任何一种文化想要在一个时代活下去,必须进入家庭,成为生活方式。我发现,在当今时代,文化的存活有两个重要载体:第一是商业,通过企业文化的形式传承一种文化;第二就是家庭文化,通过家庭的生活方式,把文化传承下来。企业文化的传承,不是每个人想做就能做到,但家庭文化则是每个人只要愿意,都可以让自己拥有一种家庭文化,让每一个家庭成为一种文化的载体。尤其是中国文化。

我考察了美国、加拿大,也考察了欧洲十多个国家,以及亚洲一些国家,我发现,中国文化在海外的传播,其实是一种非常有限的传播,甚至可能是无效传播。我说的无效传播,是指当一种文化在某个地方,只是一种标签,而不是生活方式的时候,这种文化的影响力非常有限。我举个例子,西方文化在传播他们的文化时,已经将其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比如麦当劳、肯德基、好莱坞的电影、情人节、圣诞节,还有家庭教会等,这些已经融入了中国人的生活。而中国文化向世界传播中,其实没有进入当地人的生活,甚至中国传统文化也没有进入中国人的生活。

这时候我们倡导国学,其实是非常没有力量的。因为国学变不成我们的生活方式。如果让孩子每天读一个小时的国学,但其他时候,国学跟他没有关系,这种学习只是一种国学的票友,就像京剧的票友一样,而不是成为生活方式。只有让文化本身成为生活方式时,这种文化才有意义,才有价值。阅读是让文化成为生活方式的重要方法,因为只有当一个人阅读时,你才能跟另一个文化的世界建立联系,与文学的世界建立联系,与经典的世界建立联系,与伟大的人群建立联系,与古代的圣贤建立联系。这样才会出现一种交流,对方会进入你的心,同时你会进入对方的心,融入对方的气息,相互之间是有交流的。

◎记者:我们现在是网络社会,电脑、平板对阅读都有一定的冲击,小朋友非常喜欢玩这些。如果您让他静下来看一本书,是不是可能需要家庭整个氛围的培养?首先爸爸妈妈以身作则,不玩手机,不玩游戏,我们也在看书,才能教孩子看书,否则自己不这么做,却让孩子去做,并没有达到很好的模范作用。

●雪漠:所以家庭文化是家庭,不是孩子文化。如果家长没有文化,却要求孩子有文化,那是非常滑稽的。家庭文化是一种常态性的生活方式,阅读首先从父母阅读开始。而且人是一种动物,所有动物都符合巴普洛夫的条件反射定律,当一种生活方式通过一定的训练,一般情况是二十一天,可以让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习惯成为一种习惯。这是心理学中的定律,科学家做过很多实验。因此,我们倡导二十一天改变家庭。

让家庭成长的方法在于,如果父亲母亲和孩子一起以某种方式坚持二十一天,这时候,他的生命已经认可了这种生活方式,这种认可变成了他的习惯。所以说,只要每天不停地重复,他会享受这个过程,这是一个习惯的养成。如果二十一天之后,他没有阅读,就会觉得不习惯,那么他会一直阅读下去。在军队中也是这样,军队的新兵训练就需要一段时间,大约是三个月时间,当然,二十一天是第一个步骤。当百日之后,根据老祖宗的说法,很多习惯就养成了,刚开始一群没有任何纪律的毛头小子,通过稍息立正等基本训练,就养成了一种习惯。这时哪怕前面是枪林弹雨,下了命令,他也会冲锋,这其实就是养成的习惯。所以,像训练新兵一样,让孩子有健康的生活方式,学习阅读,当阅读在家庭中成为习惯,变成一种家庭氛围时,对于家庭来说,是非常伟大的建设。书香家庭就是这样建设的。

◎记者:我觉得您不仅是作为作家,在纪实文学方面有一些很好的成就,您对教育学也有很多研究。刚才跟您聊的,其实已经脱离书本,在讲家庭教育的问题,您是不是觉得在家庭教育方面,您也研究得比较多一点呢?

●雪漠:因为作家必须培养他的读者,我一直谈中国作家如何走向世界,走向生活,其实作家的一个重要身份是教育者,他必须培养他的读者。如果作家没有培养读者的意识,他是不可能有读者的。你看很多活着时惊天动地的人,人一死,就没有读者了,为什么?因为没有培养读者。我是一个有意识培养读者的作家,我觉得任何一个社会问题都是个体问题,社会上的很多问题,其根源还是出在每个人身上。所以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对的,天下的所有事情其实是每个人的责任,每一个个体构成了天下。正是这一点,让我的作品注重对社会的贡献,这是我一直强调的。

我的创作有两个标准,第一是世界上有它比没有它好;第二是人们读它比不读它好。因此,我会考虑我的作品对社会、对他人的影响。(香港卫视记者季佳珺报道)

image001.jpg

香港卫视记者专访作家雪漠

image003.jpg

香港卫视记者与作家雪漠(左二)、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陈彦瑾(左一)合影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