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登录
 两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社交帐号登录

顺丰申请财产保全背后:不断被告的ofo,还有多少腾挪空间

  • ​澎湃新闻
  • 2019/01/03 10:51
分享到:
  • 收藏
  • 3.8万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三条信息将顺丰与ofo的纠纷公之于众。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2018年10月,顺丰向法院申请分别冻结ofo的运营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在天津和北京两地银行内的存款1375万元。

1423e6648c4647098bae88c88dbfc550.jpeg

裁判文书网还公布了一份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顺丰因ofo拖欠运输服务费1368.9万元,特向法院提起诉讼。有意思的是,被告东峡大通却拒不到庭,依法缺席审理。

这不是ofo第一次缺席被告席。此前的2018年9月13日,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将东峡大通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开庭审理时,作为被告方ofo并没有露面,法院依法缺席审理。

可见的是,随着不断有供应商将ofo告上法庭,2018年10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陈正江已经替代ofo创始人戴威,成为东峡大通的法定代表人。

2018年11月14日,戴威现身ofo全员大会时透露,因为供应商债转股,目前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戴威还提到了降本增效,称觉得降本增效做晚了,应该今年(2018年)年初就做。“当时觉得后面情况不会这么糟,还是对自己有信心,所以没有在人员等方面做太多变动。”

2018年12月18日晚,ofo的在线排队退押金人数突破千万,按照ofo押金为99元或199元计算,退押金总额在10亿-20亿元。

2018年12月19日,戴威发布全员信称,由于从去年(2017年)底到今年(2018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2018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戴威在全员信中说。

顺丰将ofo告上法庭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2018年10月,因运输合同纠纷,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的存款1375.06万元,以及在中信银行北京海淀支行所设账户的存款1375.06万元。法院裁定,冻结东峡大通在上述两个银行所设账户的存款。

企查查显示,顺丰控股间接通过深圳顺路物流有限公司持有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

与此同时,裁判文书网还公布了一份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顺丰因ofo拖欠运输服务费1368.9万元,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

1、被告支付款项1368.9万元;2、被告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61600元(逾期付款违约金自2018年9月1日暂计至2018年9月15日,应计算至被告实际支付为止);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

判决书指出,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麦育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东峡大通却拒不到庭,依法缺席审理。此案现已审理终结,该民事判决书的落款日期为2018年11月28日。法院判决,被告东峡大通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支付运输费人民币1368.9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

实际上,顺丰与ofo也有过一段“蜜月期”。2017年4月,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表示,ofo将与类似顺丰这样的快递公司合作整治私藏车的问题。顺丰控股2017年半年报也曾披露与ofo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为其提供小黄车整车、零配件及全国干支线配送及城市投放服务等。

ofo还陷入多起诉讼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下半年以来ofo还陷入多起诉讼。

近日公开披露的裁判文书显示,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合同纠纷案于2018年8月15日下发判决书,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方面支付嘉里大通服务费811.19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8.6万元;2018年9月初,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东峡大通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2018年8月底,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买卖合同纠纷,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 6815.11万元;在此之前,ofo还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遭到武汉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起诉,根据2018年7月24日做出的裁判显示,法院冻结了东峡大通在北京某银行的112.9万元存款,冻结期限为1年。

与供应商的矛盾越演越烈背后,是ofo的经营情况不断恶化。

从2018年10月底开始,ofo退押的周期由最初的秒退,延长至0-15个工作日。在ofo的官方微博下面,声讨“退押金”的留言也越来越多,少则几百条,多则数千条。

2018年11月底,有用户发现,在ofo申请退押金时,被系统提示称,可将押金转入互联网金融平台。

从2018年11月中旬开始,又先后传出ofo在郑州、杭州、南京的办公室都已“人去楼空”。ofo方面称,这些办公室于两三个月前就已搬空,目前员工在新的办公地点办公。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最早传出ofo人去楼空是在2018年9月底,当时有报道称,ofo在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内的办公地点已经搬空。对此,ofo方面解释称,是因为10层和11层租期到了,搬到了其他楼层。此后,ofo又于2018年11月将总部搬到了步行距离15分钟的互联网金融中心。

可查资料显示,从2018年7月开始,ofo已经从印度、以色列、中东、澳大利亚、德国、美国、西班牙、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撤出或暂停业务。

2018年10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陈正江已经替代ofo创始人戴威,成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系ofo小黄车的中国区运营主体。

对于这一调整,ofo解释称,此举是为简化办公流程、提升工作效率。ofo强调,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不存在某些媒体所解读的“让位”一说。

戴威: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创立于2015年的ofo有过近十轮融资,股东阵容豪华,囊括了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滴滴、中信、DST、弘毅、Coatue、小米顺为等知名企业和投资机构,是近年来国内最耀眼的明星创业公司之一。

但进入2017年底,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的降温以及与摩拜合并无望, ofo的融资一度停滞。

2018年1月12日,有网络媒体报道称,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元人民币,若按照ofo每月4亿-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对此,ofo方面回应称,ofo订单量稳定,资金流非常健康,报道中所谓订单量下滑、资金紧张的说法,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谣言。

2018年3月13日,ofo终于宣布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但澎湃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该轮融资事实上只有阿里系有资本进入。另据报道称,该笔融资总额不超过3亿美元。

2018年4月4日,美团创始人王兴以一封内部信,正式宣布了对摩拜收购战的完结。

这让ofo陷入被动,错过与摩拜的合并,ofo是被滴滴或者阿里收购还是继续保持独立发展?

2018年4月24日,有报道称,滴滴正在推进收购ofo的谈判。另有消息人士透露,“如果一切如滴滴所愿,收购消息将在6月前后官宣。”

对此,ofo方面回应称,该消息并不属实,“ofo将在众多投资方支持下,保持长期独立发展。”

此后,关于ofo的负面新闻几乎每半个月就会传一次。

“公司还能撑多久?”这是连ofo自己员工也没底的问题。

2018年11月14日,戴威现身ofo全员大会时透露,因为供应商债转股,目前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戴威还提到了降本增效。“他说他比较后悔,觉得降本增效做晚了,应该今年(2018年)年初就做,当时觉得后面情况不会这么糟,还是对自己有信心,所以没有在人员等方面做太多变动。”一位现场的员工回忆,戴威说现在反过来复盘,如果那时候进行降本增效,如今情况或许会更好一些。

2018年12月18日晚,ofo的在线排队退押金人数突破千万,按照ofo押金为99元或199元计算,退押金总额在10亿-20亿元。

2018年12月19日,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称,由于从去年(2017年)底到今年(2018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2018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戴威在全员信中说。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