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登录
 两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社交帐号登录

婺源: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 婺源旅游
  • 2014/06/27 10:34
分享到:
  • 收藏
  • 11.2万

        弯成一弯的桥梁倒映在湖面上,从那头瞧这头是一轮美满,走过青石板的老街,斑驳的砖墙是如今的模样,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

        已经记不清歌词,可却忘不了第一次听见时的疑惑:到不了的确实是远方,回不去的怎么可能会是家乡??或许潜意识里我们就一直把现在生活的地方认为家就是家乡。

        渐渐地却发现,“家乡”的概念和“家”完全不一样。? ?我们在一个不叫家乡的地方呆得时间比在家还要长;在外吃过的饭菜,比吃家里的美味佳肴还要多。若是回去,发现老家认识的人比外面认识的还要少。


        外面的生活似乎越来越习惯,家里却越来越不是儿时的家了。

        原来,“家”和“家乡”差别是那么大。亲人在哪,在哪安居,家就在哪里。可家乡,那个充满儿时回忆的地方:汪口,那条清澈的河流、那只碧水上渡口边的老渡船;思溪,那幽深古典的老宅、青石板巷,那庭院里的欢声笑语;严田,那座古老的石拱桥,那颗千年的香樟;江岭,那一垄一垄的梯田,那村头的万亩油菜花开;还有那些熟悉温馨的面孔,那些曾经温和待我的长辈们… …  或许依然停留在原来的那个时空,只是,那个越来越陌生的熟悉老地方却再也回不去了。

 

        六月来了,乡愁也满了。启程回到江西婺源,多年后感觉家乡的胸怀还是那样的博大,民风还是那样的淳朴。村落还是原来的村落,一街一巷、一砖一瓦,还有那背依的青山和环绕的溪河,沉淀了一代代人的记忆,也让今人的情感向往如丝如缕,梦绕魂牵。

         家乡——这两个字的份量,重,在懂她的孩子的心里。那一缕暖,透过一扇小窗,有婉转的歌声传来,还有几只白鸟滑翔而过。

         江湾,高高供奉着祖先的萧江祠堂,依然如孩提时的威严;藤家老屋的墙壁,还是那样的斑驳;院子里陪伴我们一起成长的梨树,每年春天,梨花飞雪,清香习习。

        李坑,溪岸的香樟掩映着小桥流水、粉墙黛瓦处处透着书乡门第的优雅。那斜角的屋檐、雕花的横梁还有微微外倾的美人靠一点点渗进心田,唤醒了曾经的记忆,明亮的月光下,我们曾经玩着新郎新娘的游戏,笑声咯咯,直到长大。

        思溪延村的老人、耕牛、深巷、随便一间敞着门的老屋,都有着百年的历史。青石街巷里奔跑、嬉闹的小孩,让我们可以清晰的记得一起捣过的鸟窝,一起捡拾过的柴火,一起捉过的红蜻蜓。还有严田那座熟悉的小桥,它依旧长满了青苔,我也依旧认识田埂边的每一朵花香。

         故乡与我而言,从落地生根的刹那,就烙进了我的魂里梦里。家在哪里,哪里不一定是家乡。生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乡。有家乡的人是幸福的,你知道根曾在什么样的土地上萌发。那些南北漂泊的足迹,就有了安详感。

 

        中国城镇化的进程,在取得傲人成就的同时,也付出了代价。远离故土的我们如一颗炸裂豆荚的种子,一不小心跳到了游子的行列,在众多的陌生眼神中,我们成了故乡的客人,再也找寻不到萦绕心头的乡愁。

        而在老家婺源却依然完美地保存着一片片古村落,一条条历史街巷,有依门眺望的老奶奶,有晓起舞动的板龙灯,有母亲亲手蒸出的气糕,还有那悠远瑰丽的民俗风情。乡愁在这里有着点点滴滴的记忆,丝丝缕缕的情怀。不论是窄巷老屋,还是习俗乡风,无不让人萦萦于怀。

 

        婺源,就是这么一片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故土。即使飞得再远,回不了圆心(家乡),但灵魂深处总有那么一片归宿地,让心有了安放的着落,牵挂的念,遥望的暖。

        我不曾离开时,我不知道它的存在。我走得越远,它(思乡)拉得越紧。
  • 标签: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