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登录
 两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社交帐号登录

藏医药知识产权的未来之路

  • 香港卫视
  • 2019/01/25 14:43
分享到:
  • 收藏
  • 55.4万

藏医药具有3800多年的悠久历史,是世界传统医学中现存的较为完整、具有影响力的中华民族传统医学体系之一。历史上,藏医药前辈留下的文献浩如烟海,现今已成为研究藏医药的主要知识宝库。随着对外开放与发展,传统藏医药在现代社会的市场竞争中逐渐显露出巨大的经济价值。而藏医药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保障藏医药健康发展和保证国家知识产权的关键,也是我国保护和发展藏文化的重要目标。

近日,就“藏医药知识产权的归属和保护问题”,记者采访了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藏医学专家、原青海省藏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卡洛,西藏自治区藏医院科教处处长普穷次仁、金诃藏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艾措千、青海久美藏药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久美彭措等藏医药界的专家和企业家。

卡洛.jpg

卡洛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藏医学专家

原青海省藏医院党委书记、院长

卡洛:“开水是百病第一味药。” 有史料记载,至少在公元前几个世纪,藏族人就认识到某些动物、植物、矿物的医疗作用。后来在日常的生活中,产生了酥油止血、青稞酒糟治疗外伤等医学常识。在漫长的岁月中,因为与疾病的斗争,我们累积了很多宝贵的医疗经验和广为传承的经典藏药配方。这些宝贵的经典配方都是属于民族共同的宝贵文化遗产。如果其中有一些追溯到个人部分的经典配方,归属权也应该由法律来界定。

艾措千.jpg

艾措千 金诃藏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艾措千:这需要我们尽快去推进去解决。从知识产权保护法的角度,如果是属于历史上已经有的,那就由国家层面用法律的形式来解决。我认为藏医药知识产权的保护不仅仅是某一个方面的问题,药的问题、医的问题或者著作权的问题等等,它是一个系统工程。企业也好、研究院也好、医院也好,现在只能使用一种手段保护,就是申请“非遗”。   

久美彭措.jpg

久美彭措 青海久美藏药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久美彭措:现在知识产权是一个大的问题,尤其是藏医药企业上市的要求里面提出必须说清楚历史沿革问题,产品的生产权、配方权、专利权是不是自己企业的?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比如说“珍珠七十”,“二十五味松石丸”等几家企业在生产,这些有国药准字的生产权,但是没有配方权和专利权,这些都是企业上市需要解决的问题。实际上,现在国字号的很多藏药产品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财产。我们企业没有配方权和专利权,它是属于藏民族共同的财产。

普穷次仁.jpg

普穷次仁 西藏自治区藏医院科教处处长

普穷次仁:有准字号处方的话,可以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保密处方的方式获得保护,另一种方法就是我们所说的申请专利,以上这两种方式每年需要向国家缴付一定金额的费用。在保护经典处方这个问题上,我个人觉得国家需要出台一些针对性强,操作性强的政策措施;其次就是医院内部或处方的所有人,要做好保密工作,只要涉及到处方的人员就签订保密的协议,然后共同保护好医药经典处方。

多杰才让.jpg

多杰才让 青海省藏医院制剂科主任

多杰才让:我国食品药品管理法当中有一项规定是“已经上市的品种不能作为医院制剂的审批。”国药准字号或者我们医院生产的制剂号,都是藏医药发展几千年来沉淀的一些经典处方,由于国家进一步提升医院制剂这个标准以后,现在好多经典的处方名方,都只能作为企业的一个上市品种在生产,医院制剂这块可能将近缩水70%左右。以前我们医院的制剂批号有将近368个品种,通过这次再注册和备案的相关的法定,我们医院将有近170多个品种不予注册,也就是说这170多个老祖宗传承下来几千年的处方,现在我们就根本没办法用。如果相关部门再不做批复的话,我们将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医院无药可用。(香港卫视记者张楚悉 才仁拥吉 达哇卓玛/青海报道)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