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登录
 两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社交帐号登录

春节档电影遭疯狂盗版 业内人士:盗版产业链获利巨大

  • 科技日报
  • 2019/02/19 10:45
分享到:
  • 收藏
  • 6.8万

 

00300323501_eb77c43e.jpg

 

遭遇疯狂盗版 技术对决方能遏制掠夺


“这种看热闹的片子,看看盗版足够了。”2月17日正逢周六,本是走进电影院,观看热映大片的时间,但记者却听到不少人这样说。其实,早在春节假期,记者朋友圈里就有人分享了《疯狂外星人》《飞驰人生》等影片的盗版链接。出于好奇,记者点进去一看,发现全都是高清版本。

原以为这只是个别现象,没想到盗版竟成为近期的热词之一。

针对春节期间多部院线热映的贺岁档国产影片遭遇严重网络侵权盗版问题,国家版权局2月15日表示,将联合多部门加大排查力度,遏制侵权盗版现象蔓延,情节严重者将被重罚,直至追究刑事责任。


8部影片网络侵权链接2.5万条


早在2月2日,国家版权局就针对《流浪地球》《飞驰人生》等8部春节档影片发布版权保护预警,明确强调直接提供内容的网络服务商,在影片上映期内不得提供名单内的作品。

然而,多部影片上映当天,网络上就出现了高清资源的售卖,售卖甚至蔓延至外网,有用户将完整版的《流浪地球》上传至Youtube。

各大片方呼吁网友对盗版影片举报监督,并向国家版权局等机构反映。2月13日,记者在《流浪地球》制片人龚格尔的微博中看见,不少网友表示之前看到的盗版链接已被删除或无法打开。记者在某二手平台搜索相关影片,也显示已删除。但是,搜索“高清、电影”等关键词,还有零星的链接显示有热映电影的资源,留言给卖家后尚无反馈。

作为国家版权局的技术支持单位,冠勇科技在本次春节档期间,受权利人委托并联合中国版权协会版权监测中心(12426)、北京网络版权监测中心等,共同监测电影《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等热门影片。该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3日20点,根据12426中心监测数据统计,8部影片累计监测到网络盗版链接2.5万条,受版权方委托,对其中5部影片的盗版链接进行了下线处理,已下线阻断或者屏蔽链接1.82万条,总体下线率82.7%。

此外,对于顽固侵权的麻花影视,中国版权协会版权监测中心、北京网络版权监测中心已针对其APP在各应用市场进行下架投诉,目前当贝市场、沙发市场已完成了下架处理,同时监测中心已经对麻花影视的侵权行为完成了证据保全,同步向国家版权局等行政执法部门举报。


完整的盗版产业链获利巨大


“今年春节档盗版有三个显著特征。”冠勇科技董事长吴冠勇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一是2018年春节档没有高清版本流出,而今年在影片上映36个小时内,就有1080P高清版本出现;二是即时通讯工具、浏览器、第三方中小网站的侵权泛滥;三是这些侵权网站的服务器有70%是在国外,这其中又有一半是在美国。

“枪版肯定是在电影院摄录的,而高清版本应该是在影片拷贝传输放映期间流出的。”吴冠勇分析。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电影发行人员介绍,为保护版权,一部电影的全部拍摄素材,由跟机员转交给数字影像技术员,此后的剪辑、调色、特效,每一步都有专人交接,并签订责任协议。成片在院线上映前也会请秘钥公司做秘钥。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曾对媒体表示,为了防止盗版,他们采取了在制作端层层加密的方式,对素材严格管理。但即便如此,面对疯狂的盗版,依然没能幸免于难。

“目前影视盗版产业已经形成了从上游拷贝片源到下游分发的完整产业链。每个环节有分工,有专门获取视频的部门,还有技术、销售及推广等部门。技术部负责破解片方的各种加密手段,并重新加密传到网盘,对视频进行压缩或加工,比如添加广告等等。”上述发行人员表示。

有利可图的事才会成为一门生意。“盗版的盈利模式分三块,一个是直接售卖资源,第二个是贴片广告,第三个是播放器网页中的广告。”吴冠勇分析。网友反映,此次春节档的盗版影片中总会时不时飘过澳门某赌场的广告弹幕,还有一些网络游戏广告。

上述发行人员还透露,盗版链接的销售也是一大牟利来源,不法分子往往是采取多级分销模式,而且在网络各种渠道大量铺开,并进行大肆传播,受众面很广,以此逃避监管。


国际化社交化移动化趋势明显


“电影盗版在各国都有,发达国家的问题可能更严重。早在2005年,美国电影协会公布的数字就显示,当年美国电影业因盗版损失61亿美元。”北京电影学院国家电影智库常务副秘书长刘正山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盗版猖獗也一直是我国影视业的痛处。2015年,国家版权局开展了“剑网2015”专项行动,A站、B站大量弹幕数过万的影视资源被下架,但盗版影视资源在各种躲躲藏藏中换了“马甲”,仍在微信、微博、贴吧、闲鱼、网盘等等网络渠道上出现。

刘正山分析,打击盗版难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发现难,影院偷录的枪版很难发现来源,刚上映电影的高清版通常是内部人所为,很难发现;二是传播渠道多元,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加大了打击难度;三是打击盗版的成本高,目前应对盗版主要靠人工手段操作,发现一起资源删除一起,即便抓到个别以传播牟利的盗版者,对其处罚也不重,尽管盗版可以入刑,但迄今判例很少。

“总体而言,随着5G、区块链、云计算等新技术的不断发展,侵权行为的国际化、社交化、移动化趋势明显。”吴冠勇补充说,10年前,你很难想象一条来自国外服务器的视频能这么流畅地播放和下载,而且,技术发展让互联网产品更加丰富,侵权链接的传播涉及面也更加广泛,其中涉及网络服务商、内容服务商等多个层面。


打造国际版权保护联盟势在必行


“目前我们的主要做法是下线维权,在这次春节档影片盗版中,经过我们的有效通知,社交媒体与云储存类链接下线率均达到了90%以上。”吴冠勇说。据了解,截至2月14日晚,国家版权局已处理权利人投诉的侵权链接6362条。

更难处理的是中小网站。“这些网站大多数提供在线观看服务,对正版电影损害更大,并且为了逃避法律监管,大多都将服务器设置在境外,常规法务途径难以奏效。”上述发行人员表示。

吴冠勇认为:“超过50%的顽固侵权小网站设立在海外,播放源也来自境外云服务,追踪难度很大,联合境内外的执法部门,跨国协作打造国际版权监测保护联盟已经势在必行。”

此外,部分网站为了躲避国内版权方的追踪与打击,会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对抗,最大程度延长盗版链接的存活时间。有业内人士认为,应继续加大新兴技术在打击盗版方面的应用。

“我们也在积极布局区块链技术。大量联盟链、私有链的发展,很可能会带来严重的侵权盗版问题,新的‘盗版链’随时可能出现。面对这些问题,我们提前就应该思考如何应对。”吴冠勇说。

刘正山强调,应设法提高盗版的代价,“美国《家庭娱乐和著作权法案》将在影院偷录电影定为重罪,初犯者将被处以3至5年监禁,罚款最高可达25万美元;对出售盗版制品的商家,重则可处以5年的监禁并重罚;在网络上扩散尚未公开上映的电影最高面临3年刑期,等等。”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